顺宝

论【林在范】和【JB】的反差……
各种cp都试了一遍……all笔真的好嗑 :)

【宜范】车1

又被bi了😥

再发一次

搞蹦脑洞二
大声说出我们的口号!
生命不止,搞蹦永不停息!!

【水仙系列,人设看GIF,文字看最后一张】

脑个有毒的蹦蹦水仙爽一发-

人设看gif

新人爱豆 少女「攻」林仔蹦

夜店club驻唱 黑心「受」林JB

剧情大概是:

纯情小爱豆第一次去club就被大佬驻唱迷得六神无主,被坏蛋下药了都不知道,结果大佬看不下去把人拉进包间实实在在的干了一炮。

脐橙式。

大佬在上面扩张都自己干了。

哭包林仔蹦一边嗫嚅着“JB哥对不起”之类的胡话一边挺腰干他 ^ ^

干完了一炮小爱豆就激动过度晕了(主要是哭晕了),大佬还得自己清理,嘴上骂着“臭小鬼”,却又不忍心扔他在这,只好给小爱豆穿好裤子,最后还把小爱豆抱回了自己家……

小爱豆醒来立刻抱住大佬,一边埋胸一边喊着:“呜呜呜呜JB哥我会对你负责的”

附加眼泪攻击,大佬就缴械投降了。

之后林仔蹦就愉快的过上了被包养的日子😁

(偶尔大佬心血来潮在上面一次,能让他一星期屁股发麻)

大概又是爽完又不会写出来的一个脑洞
(´இ皿இ`)

such a beautiful baby😭😭

一只白色的小奶猫

这张图满满的玄机……
且不说林在范的c位……
嘎子啊
不带你这么宠林大爷的😂
bam捂的位置也是绝了

这三张真的cuteness overload😭😭

my precious precious baby boy💝

你真爱死你那小狐狸一样的小男友了。
即使想你想得要死了,也拉不下脸喊你一声“亲爱的呀快过来”
光是睁着一对杏仁形的好看的眼睛,巴巴的看着你,还不自觉的撅着嘴,仿佛在无声的控诉,“都不来关心我一下”
平时在粉丝面前装男子汉大丈夫的小爱豆,在你面前却老是露出各种小性子,可爱死了。

你多想把他这副模样拍下来裱成相片,摆在你们床头给他看。

衬衫蹦🌴🌴🌴

我……满脑子不可描述怎么办😭😭😭😭
豢养小老虎什么的想想就好萌啊啊啊啊啊
在家里只给他穿oversize卫衣和剪了破洞的内内(为了让尾巴舒服呀!)
一起出门就算他不喜欢也要给他带上项圈(严防弄丢或者被人偷走呀!)
小老虎比小猫笨多了 只要给他牛奶就会跟着走,所以要牢牢牵在手里啊!

EggRoll:

嗷嗷


太太是宝啊  想嗑七范了😍😍😍

EggRoll:

🐯💛

昨晚lof怎么都登不上☹️
不知道打什么tag才好🙉不打了🤪


天使脸蛋魔鬼身材
珍品奶子和脊柱沟

虽然我摸不到,好歹我嘎摸到了

嗯,女友粉做不成  cp粉还是OK的

有点想笑又有点心疼

崽子们对你们在范哥温柔点啊

虽然六只都爱逗里兜玩,但嘎嘎的接近和触碰,总是带着肉眼可见的爱意呀👀

(配备cp滤镜发言)

呜呜呜呜我要为太太和裸小林拍烂电话😭😭😭

EggRoll:

🍓or🐱…?

【嘉范】非现实sex

最近备考好痛苦啊o(╥﹏╥)o

压力大了就想开嘉范车^^

天地明鉴,开完这车我就认真学习了!

嘉范、嘉范、嘉范!不喜勿入!

狼人嘉x人类恋人蹦!纯车!


戳这里ao3链接


(有隐藏cp的段落,猜对了请随便点梗~留着考完试写^^

我爱这个cp😭

嘎嘎的幽默健气和那点霸道的母性,总是和我想看小林笑和让小林被人照顾的心思不谋而合。

大哥(幼稚园line)组的爱恨情仇

naa大画作最棒的一点,大概是她的脑洞太贴近现实性格了吧(´இ皿இ`)

把伞留给猫猫一家啥的,完全像是小林会做出来的事情啊😭

被段公子擦头毛的小林好乖巧好喜欢啊😭😭😭

小红帽Mark和大黑狼JB的故事(2)

纯良无害的脑洞之一

注:

主cp为宜范

主cp为宜范

主cp为宜范

微嘉范(是的我对这对cp情有独钟)

不喜勿入!!!!!!!!!!!


Mark最近很烦躁,因为林在范总是掉毛。

他的小狼,在狼形态时是一头纯种的佛罗里达狼,颜色不是寻常狼种的灰色或者黄褐色,而是纯黑,除了腹部有一小撮白毛,浑身没有一根杂毛。即使是人形态,林在范那对短而尖的耳朵、长而蓬松的大尾巴,也是乌黑纯亮,漂亮得令人爱不释手。

让Mark开心的是,随着年龄增长,小狼的毛色也愈发乌黑发亮,在阳光下还会呈现出璀璨近乎纯白的光泽。

他总是自豪的说他的小狼是这世上最美丽的狼。

可最近林在范的状况很糟糕,Mark几乎看不到他变成狼的形态,林在范甚至拒绝了他每周一次的梳毛服务。但他又不断的掉毛,Mark每天早上在厕所都能找到一大团掉下来纠缠在一起的黑毛。

该死的,林在范那条漂亮又蓬松多毛的尾巴都有几块地方秃了,像打了补丁似的。

Mark心急如火,他发誓他还看到了小狼尾巴上有几块地方都渗了血。

根本不像是正常的换毛季的掉毛,反倒像是被活生生揪下来的。Mark眼睛冷得快结冰渣,心里有一团邪火在熊熊燃烧——他妈到底怎么回事?!!谁敢欺负我家小狼???

问林在范,他也只是沉默,藏起尾巴低着脑袋就是不看Mark。眼睛里隐隐腾起水雾,表情倔强又委屈。林在范这副惹人怜爱的模样更让Mark怒火中烧——他的小狼绝对是被人欺负了!!

是哪个混蛋?Mark恨得牙痒痒,是那只总是爱揪他耳朵的暹罗猫bambam?还是那只装着老实玩闹起来却能把他家小狼压在身下的大金毛有谦?甚至连好友家那只活泼温柔的小水獭都被他怀疑过来,Mark在心里列着可疑分子清单,越想越愤怒。

林在范吸吸鼻子,强忍着不哭出来,怯生生的抬起头问他:“没有毛Mark就不喜欢了吗?”

Mark甚至都没仔细思考,就愤怒的回答:“废话,你的毛可不是普通的狼毛!”

小狼的眼睛瞬间黯淡下去,悄悄握紧了拳头,“Mark果然只是想要扒我的皮吧……”

“嗯?小东西你说什么?”

男人以为自己听错了,瞪着眼睛拎住小狼的耳朵。

“呜哇啊啊啊啊我果然最讨厌Mark!!”被揪疼了的林在范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一边哭喊一边狠狠踢了Mark几脚。后者吃痛的松手后立刻跑出家门,尾巴一勾就把门狠狠砸上。

Mark目瞪口呆,被小狼泪流满面的模样震惊到了。

小家伙居然……哭了?

在他记忆里,距离小狼最后一次在他面前哭,少说也已经5年了,他都忘记小狼哭起来有暴力倾向了。

 

林在范气鼓鼓的跑到森林,眼泪已经擦干了,只留下红彤彤的眼睛。Mark是个蠢蛋!他忿忿的踢飞一块石头,太过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以致于他没听到随之而来的一声痛呼。

“哇靠!谁打我?”

一个气冲冲的大嗓门炸响,把林在范吓得毛都竖了起来!可看清楚来者模样,他眨眨眼睛,瘪嘴不爽道:“Jackson,是我。”

那只短毛棕熊回过头,看到林在范后眼睛都亮了,他开心的大喊:“是小狼啊!你怎么来了?话说,怎么没看见那个野蛮的猎人跟着你?”

林在范的心情更糟糕了,这乐天派的熊怎么都不懂看脸色呢?他不想回答王嘉尔,烦躁地甩甩尾巴,索性变成狼型趴下,下巴贴着柔软的青草,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

王嘉尔抓抓自己的熊脑袋,也知道惹祸了,于是也挨着林在范坐下,用自己的熊掌摸摸小狼的脑袋。

“和Mark吵架了啊。”

“哼”

小狼郁闷的喷出一声鼻息,尾巴无精打采的垂在腿边,被棕熊一把捧过来,心疼地摸摸上面渗血的地方。

“这是他弄的?”

林在范声音闷闷的,“不是,我自己弄的。”

王嘉尔皱眉,“小狼你自残?”

“……也许没了这身毛就不用担心被Mark宰掉扒皮了。”林在范说着,连耳朵都垂下去,他又想哭了。但他可是硬汉派狼狼,当着棕熊的面可不能那么软弱,于是小狼把一张狼脸都塞进熊厚实的毛皮里,让他看不见自己的表情。

王嘉尔内心软得一塌糊涂,又忍不住怨恨起那个野蛮的猎人小红帽,当年他眼睁睁地看着Mark把小狼的父母都宰了还把唯一剩下的小狼崽拎回了家,小狼被养着养着也养出了人性,都不再来丛林了。让他这些年老痴想着给自己预定的小媳妇,一年却都见不到几面,别提熊有多郁闷了。

他安慰着精神萎靡的小狼,心里却隐隐高兴,他觉得自己等了多年的机会来了。

于是他变成人型(据他自己说这样能显得真诚些),一个肌肉发达的裸男,猛地用手环住小狼的脖子蹭上去,说:“在范嘛,你要不和我去丛林生活一段时间吧~说不定还能找到你的同族呢~”

林在范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别装好人了,Jackson,你只是想要和我shang床吧。”

不对,我是只想和你jiao配。

王嘉尔严肃的指正他,秉持来自丛林和荒野的高傲原则。

小狼不可置否的甩甩脑袋,对于熊的直白他早就习惯了。其实他也有点心动,被关在Mark家当无害的家犬养了那么久,他很怀念在丛林生活的滋味。但毕竟从小被关久了,他的爪子都顿了。都说一头驴从小被绳子套在磨坊周围绕圈,长大了不需要绳子都不会逃跑,Mark和他那些人类的香甜柔软的东西就像套在他脖子上的绳索,林在范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挣断它们。

他能挣断那条名为Mark的绳索吗?

小狼想到这里,心脏突然不舒服起来,仿佛有许多小蚂蚁在咬,但好歹在他能忍受的范围。王嘉尔不知不觉爬到他的背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在磨蹭那片完好的黑色狼毛。没有温热光滑的人类肉体的感觉,完全是野兽幼崽之间打闹的亲昵和自在。

林在范神经放松下来,这时突然一股火药的气息钻进他灵敏的鼻子,是猎人。他浑身僵硬了,下意识地抖动身体站起来,想叫王嘉尔赶紧找空隙逃跑,可那痴熊不知鼻子堵塞了还是神经断了,居然收紧了光溜溜的手臂,让林在范挣也挣不掉。

“小狼,和我走吧。”

王嘉尔低沉的嗓音此时听起来闷闷的,带着孤注一掷的决心。

林在范耳朵竖起,肌肉绷紧了。他已经听见了Mark在喊自己的声音,在范啊,他听见人类含着严厉和焦虑的声音,那仿佛父亲在召唤犯错小孩的呼唤让他下意识缩紧了心脏,爪子不自觉的往后挪。

他在害怕。不知道是在怕王嘉尔被Mark猎杀还是怕自己被抓回人类的家,或许两者兼有。

这时王嘉尔又贴着他的狼耳朵喃喃,“逃吧!”,音色沉缓极具蛊惑,“自由的感觉会让你上瘾的。”

 只要让他离开那个可怕的人类,就是胜利。

 

Mark举着猎枪的手微微发颤,这是极为罕见的情况,自从十八年前他走上这条路,枪口下鲜有活口的最大原因就是他不会手抖,瞄准对他来说就像呼吸。

近些年唯二的两次枪下活口,都是那只小狼崽。Mark无奈的想,眼睁睁的看那只快接近他身高一半的狼驮着一个裸男(……)飞快消失在灌木中,像一道黑色闪光。

他当然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总是觊觎他小狼的生物,无论人还是动物大多挡不住他的威胁,除了一只吃了豹子胆的狗熊。

 他气到反而整个人平静下来。

“就算不被我抓住,你也会自己回来的。”猎人在心里默默说,眼神笃定又危险。这时候的人类,脸色可怕得倒更像是吃人的那方。

 

看着好了,没有什么猎物能从猎人小红帽手里逃走。

明天起来还是要努力生活,努力复习,努力搞小林(握拳)

今天又和人谈到你了

明明已经故意避免深入你的事情了,这颗心触及你还是会疼啊

不像刚开始那种割裂的火燎的疼,倒像是有蚂蚁在心尖上啮噬,顿顿的,一小股一小股的开始冒血

放在以前,我肯定会说我喜欢这种疼痛感,因为它根植于爱情

可现在我不敢那么说了,因为疼痛过后是如影随形的虚弱和没有希望的绝望

虽然,那句话大抵是不错的。

弃疗了

下一页
你是我的Bible,我床底下的dirty magazine
© 顺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