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宝

亲姐ins里的kentaro😁

【长袍组】相良君今天也是尽职尽责的二把手呢(一)

警告:OOC!大写的!!!!!!!!!!

*片桐智司x伊藤真司

(然而伊藤连个鬼影子都没出现

*对不起相良的迷妹们但我写着写着就觉得相良好崩但是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s    all伊同好快来群大家一起快活啊
群号  859247499

(一)

最近开久的不良少年们开始怀疑人生了,原因无他,他们的两个老大最近都超级不对劲。

 

今天卑鄙的二把手又带着一堆小弟上街游行,明明靠群殴能称霸一方却偏偏要用偷袭干翻了其他学校的不良后,相良猛的心情却一点也明朗不起来。

因为他今天来学校后又被告知,开久的头儿——片桐智司——这片区名声最恶的不良高中的老大,今天又去蹲点软高了。

 

——哈?你居然敢问老子为什么?

——这种丢死人的事你以为老子会告诉你么!

 

相良猛恶狠狠的一脚踹飞某个可怜的、穿着黑色软高校服的无辜少年,周身的怨气都快具象化了。

他还没走到能看见软高门牌的距离,就远远的看见某只巨型犬,啊不,片桐智司正像块望夫石般立在人家校门口,而且现在软高已经没有学生因为畏惧他不敢出校门了,显然都习以为常了。

甚至有胆大的女生跑到智司的面前,对他比了一个加油的pose……

 

相良眼皮疯狂的跳动,他真想给他们的老大一棍子,最好打的他丧失记忆,然后再把他和伊藤真司隔得远远的。

 

好吧,他其实懒得管那么多,一开始察觉到这事也就惊讶了那么一小小会儿,毕竟智司不对劲很久了,每天茶不思饭不想就为了放学能甩掉他们偷偷摸摸干些事情,他相良猛可不是什么恶毒的、看不得谁和谁好上的单身狗,再说了,谁规定不良少年就不能谈恋爱了?

 

但他确实没有想到智司喜欢上的居然是个男的,还是他看不惯很久的、绞尽了脑汁想征服的伊藤真司。

……好吧,其实,这事一旦往这方面想了也没那么难以置信。相良对自己说,早在智司拦着他不让带走伊藤的时候,他就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但他一个以事业心为重的头号反派,当时一心想着要自己当老大,哪里想得到智司这个卑鄙的傻大个,居然利用自己在心上人面前逞英雄这么远啊?

 

可恶啊!

堂堂开久的老大,居然也像个普通的傻逼高中生,被丘比特那个啤酒肚的裸体老头给射中了。

 

片桐智司还在那边傻乎乎的站着,有几个女生扭扭捏捏的过来问他是不是在等自己的恋人,智司一下子眼神飘忽起来,支支吾吾的说些什么  [额,是在等人,但那啥……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还没有……]

 

啧,这么窝囊的开久老大,真让他看不下去。

 

相良猛忍无可忍的冲上前,凶神恶煞的表情吓跑了人家小姑凉。他一把揪住片桐智司的领子,虽然身高差让这个画面显得有些滑稽,但相良已经被气冲了头,他现在只想好好骂醒自家的头儿。

 

[智司!你脑子清醒点行不行!好歹是开久的老大,怎么喜欢个人以后变得这么窝囊!!]

 

[哈?相相良你你你——你说什么呢,谁喜喜喜欢谁啊!]

 

妈的,这傻东西居然还敢玩清纯。你不良的尊严都被海胆和章鱼吃了吗?!

 

[我靠你一个大男人别脸红快恶心死老子了!别给我装傻!]

相良恶寒的松开手,往身上狠狠擦两下。

 

[迟早有一天要被你们两个单细胞蠢死。]

 

他冷哼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纸狠狠甩给智司。智司莫名其妙的拿起一看,是两张游乐园的门票。他的表情瞬间呆滞了。

[这这这这是……]

 

[现在就给我去邀请他,知道了吗你个单细胞蠢货。伊藤那边不用担心,我已经模仿了你的笔记给他写了一封信,他现在应该就在操场等你出现呢。]

相良觉得和自家老大相比,自己真他妈机智,忍不住挑高了眉。

 

智司还是一脸呆傻,他甚至没有介意自家的二把手鄙夷的口气。

 

[相良……你都知道了?]

 

相良猛闻言,翻了一个天大的白眼。

 

[你当老子眼是瞎的啊,天天蹲在软高的校门口,看到伊藤那家伙就一脸二哈蠢样,除了“今天你的章鱼头很帅”之外屁话都说不出来,我看也就伊藤那个二愣子才会继续和你这货打招呼了!]

 

相良猛毫不客气的吐槽,看到智司明显僵硬的表情后,突然心情好了一些。

 

[好歹我也是开久的二把手,怎么能让老大的蠢样全暴露给别人看。]

 

说完,他就直接上手推了智司一把。

 

[妈的今天就给我把那个海胆头拿下!失败了你就给我转学吧混蛋!!]

终于把这句话说出口的相良猛觉得自己真特么帅爆了。

Q: 情绪陷入谷底的时候是如何重振起来的?


A: 不会有这种时候。因为讨厌自己情绪低落会影响到周围的人,所以就算是很艰难的时候也尽可能笑着。

Q:最近对你有影响的演员?


A:最近工作上有影响到我的是太贺哥,他告诉我【反过来很好】这句话。就算我有讨厌的事情发生了,也会反过来想这是一件好事,就没有关系了。


Q:疏解压力的方法
A:睡觉💤或者吃美味的东西。

(看来大哥大剧组还是蛮有压力的啊都圆了一圈)


Q:想挑战的角色?
A:运动员的角色。(你不是还想当宇航员嘛……有野心是绝对OK的啊!)


Q:想合作的演员或者声优?
A:中井贵一


Q:崇拜的演员?
A:木村拓哉


Q:理想的女性?
A:年上的,很靠谱的女性。

(嘤嘤嘤没机会了T﹏T)

【三伊】无妄之灾

天知道我这个点 论文写到4000+还差1000最后冲刺阶段突然开始写三伊文是什么心态

*依旧是监狱系列

*all伊藤ooc爽文

*此篇三伊向

ps:顺便群宣一波:859247499

(五)

 

伊藤和三桥虽然在外人眼中是监狱最强搭档,但伊藤内心还是有点方,因为他根本看不懂自家搭档的想法。

三桥比他在这监狱呆的更久,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人脉和手段。

两人的初见面也很莫名其妙。伊藤从小黑屋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原来的室友被人换掉了,一个染了金发还没被剃光头的男人正躺在上铺,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

 

“伊藤酱?”

 

“……”

 

他眉头微蹙,心里激起一阵小疙瘩。对方亲昵的语调让行事以正经为原则的伊藤相当不适应,他抖了抖,一脸戒备和嫌弃的表情成功让三桥笑出了声。

 

“别紧张,我不是基佬。”

 

谁他妈信你。

 

伊藤内心逼逼,但还是给面子的走到自己的床位躺下,那个金发的男人在上头一动不动,眼睛仿佛上了锁似的紧紧跟着自己。

Gay得不能再gay。伊藤内心吐槽,他不主动惹事,但也绝对不做逃兵,两人眼神对上后也不移开,反倒正大光明的瞪着三桥。

 

他的眼睛大得很,里面仿佛有映着星空和篝火。

 

三桥贵志在这样纯粹的眼神直视下,原来的嬉皮笑脸也淡去了。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良久,久到警卫员喊了“熄灯!”,久到伊藤逐渐泛起睡意,眼睫一抖一抖的,金发男人在黑暗中发光的眼睛也逐渐模糊起来。

 

这时他又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

 

“听他们说你还是个雏儿?”

 

三桥语出惊人。

 

“……关你,屁事。”

 

伊藤皱起眉,一字一顿的说,想反驳地有气势些。

 

上头没声音了。

 

他终于抵挡不住睡意,阖上眼帘,陷入黑甜的梦乡。

 

 

三桥贵志看着在这种环境下居然也能陷入沉睡、脸色柔和的伊藤真司,勾起嘴角。

 

“你这小子,怎么都没变呢。”

 

 

伊藤真司当然没听见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但这对他来说也不重要。

 

从那以后,这个金发的男人凭借着他那卑鄙的手段,逐渐也在他的世界中占了一席之地。

 

他现在隐隐觉得,三桥也许、可能、大概是个好人。每次自己差点被阴的时候总能看到一个姗姗来迟的金毛,皮笑肉不笑的,用不知道哪里偷来的灭火器狠狠砸到肇事者的脑壳上。

 

“走吧,伊藤酱。”

 

他笑嘻嘻的说,向脱力的伊藤伸出手。

 

伊藤真司看了倒地的家伙,不爽的啧了一口,不客气的握住他的手站起来。

 

“我自己一个人能搞定的。”

 

“我知道,”三桥像哄小孩子似的说,整理了一下伊藤因打架而皱巴巴的灰色囚服,“我只是不想晚上闻着你身上的血腥味睡觉。”

 

他眼睛扫过伊藤的全身,视线扫过几处青肿和伤口处突然不动了。

 

“你……”

 

伊藤真司突然脑袋一偏。一个男人正悄悄从三桥身后的地面上爬起来,鼻青脸肿的,但居然还能动。

伊藤眼睛危险的眯起来。

 

他突然伸手推开面前的三桥,走上前往那男人的脸上飞起就是一脚。

 

力度之狠,角度之刁钻,让在场其他有意识的家伙毛骨悚然。他的动作是那么快,三桥发誓自己下一秒就听到了骨头碎裂的脆响。


整个过程发生的猝不及防,三桥张了张嘴,一下子居然组织不了语言,只好怔怔地看着伊藤蹲下,确认了对方已经失去意识后又站起来,转过身面向三桥,神色如常,仿佛还是三年前那个正直的大男孩。

 

“结束了,我们走吧。”

 

伊藤真司说完,似乎牵扯到脸上的伤口表情微微扭曲。他倒吸一口气,仍然是当年那个被人围攻完忍痛忍到龇牙咧嘴都不肯哼声的伊藤真司。

 

只是他再也不会对敌人手下留情了。

 

三桥贵志的眼神有点恍惚。

【相伊,微京伊】无妄之灾

说好的元旦假期会更结果还是拖了一天真的sososososorry @淋巴巴 

巴巴粑粑看到我的土下座和笔芯了么(星星眼)


观文前预警:

*cp:相伊&【京\伊】(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好吧我承认这只是一篇沙雕all伊藤ooc爽文


*骂我可以骂角色不行


祝看官食用愉快!


无妄之灾


(三)

 

 

相良猛25岁的人生中,还遇见过如此尴尬又让人心痒的场面。

 

 

 

“嘘——”

 

 

顶着一头乱糟糟黑发的男人死死捂住相良的嘴,相良愣着,还没从那惊鸿一瞥中回来,就听到浴室外面的走廊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快追!伊藤哥一定在这附近,他跑不远的——”

 

 

伊藤?

 

 

相良猛脑子里触电般闪过这个名字,并和眼前这个黑发大眼的男人对上了号。等到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后,他立刻拍开伊藤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刚好能看清面前人的全貌。

 

 

他有一头蓬松的、微卷的黑发,此刻被热水淋着,湿漉漉的贴着微圆的脸颊。凌乱的刘海中露出一双睫毛浓密的大眼,正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

 

 

那双眼睛,让相良猛想起了小时候捡来的一只小狗崽。

 

 

明明在雨中冻得瑟瑟发抖,却对想要抱它的路人毫不客气,还没长全的小牙居然也能把人的手咬出血。最后是相良直接用书包把小狗崽砸晕了,才把这个倔强的小东西带回家。

 

 

眼前这个男人,不,这个看起样子还摘不掉“少年”头衔的家伙,居然就是那个13区叱咤风云的老大。

 

 

 

“那个……谢了。”

 

 

伊藤真司不自在的说,刚才为了躲避某个攻势过猛的朋友,他想也没想就闯进了这里,脑袋冷静下来后,却发现对面的是个裸男。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视线与对方的眼神平齐,以防气氛尴尬。细小的水流从蓬蓬头打到他的脸上,背部已经抵在了门上,伊藤只好不停眨眼,加上四周弥漫的蒸气,他几乎无法看清对面人的脸。

 

 

而另一边,相良倒是坦坦荡荡地打量着他。

 

 

“……你,就是伊藤真司?”

 

“哎?啊,是的……额,不好意思打扰你洗澡了。”

 

 

伊藤粗线条的神经也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可以好好对话的场面,于是含糊着低下头,去摸浴室隔间的门把手。从这个角度,相良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睫毛也湿漉漉的,宛如翅膀被打湿还不停挣扎的蝶。

 

 

那人张着嘴似乎在说什么,一股水流从他的鼻翼滚落到红润的唇瓣,相良一时居然移不开眼。

 

 

A pretty boy.

 

他的第一个念头。

 

不能就这样放他走。

 

第二个念头。

 

于是他猛得抓住了那人的手腕。

 

 

“……把我利用完就想跑吗?伊藤小哥哟。”

 

“很遗憾,我可不像13区的傻子们那么好心呢。”

 

 

“走之前先记住我的名字吧,我叫相良猛,你可以叫我猛,或者相~良~大~人。”

 

 

他眼睛亮晶晶的说,刻意把最后几个音拖得绵长,昭然若揭的不怀好意。

 

还附赠一个脸都扭曲的、让伊藤寒毛炸起的邪笑。

 

 

 

一只油光水滑、张牙舞爪的豺狼。

 

而且还是一个基佬。

 

伊藤真司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压制住自己一拳打在对方脸上的冲动。

 

这什么破监狱,到处都是基佬。

 

 

 

 

(四)

 

 

伊藤前脚刚逃出浴室,一个“娇滴滴”的嗓子就逮住了他。

 

 

“啊啊——伊藤哥~你果然在这里!我就说你不会突然消失的~”

 

 

听到声音的那一瞬间,伊藤就僵硬了,一个人蹬蹬蹬地冲过来,整个抱住他的腰。

这下逃也逃不开了。

 

来者一身白大褂,长又乌黑的头发,小小的白皙的脸蛋,一对大大的发光的黑眼珠。像一个制作精美的人偶。连声音都是甜甜的,完美符合宅男们心目中的女神形象。就是……声线有一点点粗。

 

“为什么要逃呢~京子只是想帮伊藤哥检查身体呀。”

 

可爱的不像人类的家伙嘟着嘴巴,委委屈屈的样子让任何男人见了都要心碎。但放在伊藤腰上的那双手劲道却大得惊人,还悄悄从伊藤的囚服下摆摸了进去。

 

“怎么都湿了呢,伊藤哥刚才在浴室躲着吗?”

 

那双比任何女孩都滑腻温热的玉手,肆无忌惮地抚摸着他的腹肌,还有不断往上的趋势。

 

 

忍无可忍。

 

伊藤死死扯住自己的衣服,压着嗓子喊了一声:“早川京!”

 

来人动作顿住。

 

“是京——子喲。”

 

千叶监狱医务室的代理医生——早川京,性别男兴趣男,欺骗无数少男感情的女装大佬——笑眯眯地说完,踮起脚尖亲了亲伊藤的脸颊。

 

“……”

 

今天的伊藤酱仍然为了能早一日出狱而努力磨平自己的脾气。


【相伊】无妄之灾

*相良猛x伊藤真司,不喜勿入!!!

*监狱设定,没时间查资料但又想爽,所以就瞎写了

*请叫我ooc之神谢谢,厚脸皮不接受ky

ps:all伊藤群宣859247499

祝各位看官食用愉快。

(一)

  

“喂,相良,你和那个13区的伊藤是怎么回事?”

 

“……智司,你怎么也会关心起这种事了。”

 

相良猛皱起眉头,不耐烦的翻过身,背对着自己的狱友。

 

“最近我们区的人都在打赌,我能不听说吗。所以呢,你上了他还是被他上了?”

片桐智司挑着眉,面无表情的问道。

 

“啧”

相良猛转过身来,凶神恶煞地瞪着自己的室友,对方一脸在监狱中不合时宜的正直表情让他心情愈发暴躁。

 

“别人就算了,你是发什么疯才会认为我干不过那个单细胞?”

 

片桐智司微微挑起嘴角,看上去终于被满足了。

 

“没想到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什么,你们在澡堂里……”

 

搭档出乎意料的对他的私事饶有兴趣,但相良猛对这件事还没法那么坦率,于是他转过身去,用枕头堵住耳朵。

同时心里决定明天就把那些不长脑子但听力超绝的渣滓们干掉。

 

(二)

 

和伊藤真司搞到一起,大概是相良猛进到这所监狱后做过的最惊天动地、也是最让他意外的事。

 

相良很早就从其他罪犯那儿听过关于伊藤的传闻。

 

入狱第一天,就因为引发了监狱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群殴,监狱长不得不动用了所有警备力量才将双方镇压下来。说是“双方”,其实就是13区的原霸主出于某种众所周知的原因,带一群小弟围殴伊藤真司一个新人罢了。

 

可最后的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势单力薄的新人虽然看着头破血流,最后也只是左手轻微骨折,被关进劳改房反省一周就放出来了。而原老大则在医疗室躺了整整三个月,下半身还烙下了不可挽回的伤害。其他小弟也是伤的伤,残的残。

 

之后的一个月,陆陆续续挑战伊藤的人还有一些,但都被他打进了医疗室。更多的人因为仰慕他的战斗力和他的处事方式(或者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心思),选择了跟随这个入狱不到两个月的新人。

 

接下来,不知道伊藤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让13区那些最穷凶极恶的犯人都对他服服帖帖的。其中,最让人忌惮的就是三桥贵志,以手段卑鄙出名的金发恶魔。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是最先挑战伊藤真司的家伙,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三桥在伊藤出来的第二天就宣布自己跟着他混了。

 

甚至连一向不参与混战的今井,都带着自己的小团体,天天和伊藤那伙人混在一起。

 

“不想和整个13区的人为敌的话,就别去打伊藤真司的主意。”

 

相良还记得片桐智司曾这么告诫他,可那时已经太晚了。

 

当那个黑发的男人为了躲避什么窜到他的浴室隔间,并惊慌失措的捂住他的嘴巴,与此同时那张对一个犯人而言过于纯良的娃娃脸上流露出哀求的神色时,相良猛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该死的,这个传说中的恶徒,居然有一双仿佛融化了整个星空般澄澈无害的狗狗眼。

相良猛二十五岁的人生中,第一次尝到怦然心动的滋味……而且对方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男人。


艹,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他暴躁的了。

【三伊&伊京】修罗

光明正大群宣: all伊藤群号859247499

✘伊京交往前提下的三伊

*三桥黑化有

*小天使有点扭曲

*ooc报社产物

(1)

三桥看着最近陷入恋爱中越来越拧巴的伊藤,捂住了脸。

他错的很离谱。伊藤的本体根本不是什么扎手的海胆,不过是一只奶唧唧的狗崽,粘人,爱撒娇,像狗一样忠诚,认定的事情绝不反悔。

也许他不该这么说自己的搭档,但伊藤就像一条狗。无论对方怎么揉捏欺负,只要被摸一摸脑袋,就会乖乖躺下,对那个人露出柔软的小肚皮,和渴求疼爱的狗狗眼。

啊啊……无论看多少次,三桥都不敢相信陷入爱河的伊藤真司,居然会是这么一个讨人欢喜的小东西。

真卑鄙啊。

三桥想着,远远的看着伊藤打开自己鞋柜,满满一箱的粉红色信件掉出来,而当事人却一脸苦恼,挠挠脸颊,然后蹲下,小心翼翼的收拾好信件,全部塞进书包里。

明明不会给那些可怜的、陷入单恋的少男(?)少女任何值得念想的回复,却还是会做出珍惜对待的模样,估计他每一封都会认认真真的读吧。

然后记住对方的名字,见到的时候再珍重说一声“谢谢”但其实是拒绝的话语。

 

真让人讨厌啊。这样恶劣的、玩弄人心的、却长着一张不自觉的无辜脸的伊藤真司。

但没有人会不喜欢他吧,三桥贵志当然也不例外。

可惜,能让伊藤尽情撒娇的对象,不是那些可怜的少男少女们,更不会是他三桥贵志。伊藤眼里的那个人,一直,永远,都会是那个成兰高校的女番长。

外表可爱,实则性格暴戾的早川京子。

三桥贵志见识过女番长的能耐。

长着那么可爱的一张脸,却轻描淡写就将一个混混踩在脚下,一边用鞋跟碾一边说出“如果再敢偷袭伊藤哥,我就踩碎你的蛋蛋哦”这样穷凶极恶话语的女孩。

说白了,全世界会把那个女魔头当做小公主的蠢男人,除了被爱情蒙蔽双眼的伊藤真司,还有什么其他人吗?

就像现在,成兰的女魔头把他堵在小巷子里,手里拿着的是货真价实的烟,眼睛里透出来的也是货真价实的冷酷和威胁。

一点也不可爱啊。

早川京子慢慢靠近他。两人的距离在旁人看起来甚至是有些暧昧的,京子红唇轻启,吐出的话语却让三桥如坠冰窟:

“三桥桑啊……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伊藤的呀?”

所以说,比起控制欲独占欲和美貌一样水准的京酱,我还是喜欢颜好但脑子不太好使的明美酱啊。

三桥内心吐糟。

 

(2)


“你是什么时候察觉的?明明其他人都被我很好的骗了呢。”

三桥贵志声音轻柔地反问,过长的金色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他的脸显现出大片的阴影。

“真糟呢,我现在还不想让伊藤那个傻小子知道呢。”

“京酱,这段时间,你能暂时先闭一下嘴吗?”

他的声音越来越柔和,有点像那种儿童综艺中主持人拖得又长又腻的语调。

 

早川京子心头的警报拉响了。

她突然后悔起一个人就敢过来质问这个软高的头儿的决定。

也许还是被伊藤的傻气传染了。她居然会误以为面前这个嘴角微笑着,眼神却毫无笑意的男人,只是又一个得不到自己男朋友的偷腥小猫。

这分明是一头食人虎。

 

金发的男人弯下腰,捡起了地上那张巨无霸巧克力巴菲的优惠券。

那是她为了和伊藤约会,排了好长好长的队伍才得到的。

三桥贵志冲她笑了。然后把优惠券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这是倒在地上的早川京子眼中最后的影像。

木下启太

一个比任何大人都看得清楚

活得肆意

却又幼稚的执着于爱的扭曲的家伙。



如果是真司的话,绝对看不惯木下这种扭曲的性格吧


“真不爽啊,明明长着一张和自己一样的脸”

“这种扭曲的人格,我来给你纠正一下吧!”


私心打了大哥大的tag,想看木下启太和伊藤真司搞水仙!



一个小时五个人搞了这么多脑洞!

先攒一波~

我们海胆小天使怎么可以没有污他的群!

all伊藤群宣一波~愿意唠嗑和产粮的太太们ball ball你们光临本群!

群号:859247499

呜呜呜呜呜呜要完结了好难过😭😭😭
被疯狂揉脑袋的伊藤酱都快哭了
三酱赶紧抱一个~

嗑爆这一对搭档!



图来自微博,侵删

Envy嫉妒【三伊,微智伊】

*忍不住对伊藤小天使下手了!

*警告:ooc专业户+无文笔可言

ps:all伊大法好~专门搞小天使的群在这里:859247499




三桥觉得自己的搭档最近和开久走得太近了些。

他不止一次在街上看到那只海胆被开久的恶党们围得密不透风,场面紧张犹如一只乌鸦被一群秃鹫群攻。

 
三桥还以为是相良又皮痒找他搭档麻烦,还偷偷跟踪了很久,却没看到现场出现一滴血。

 
伊藤居然在和开久的人在正常对话,那个傻东西看起来还蛮开心的样子(?)

 
什么鬼?

 
三桥装作不经意提起这件事,对方却坦荡的说:开久的人其实挺好相处的。三桥脑子里的那根弦断了,他猛地上前捧住伊藤的脸,上上下下打量了很久:“伊藤你脑子终于瓦特了,那可是把你往死里揍过的开久啊?”

  
伊藤不耐烦的挣脱他,嫌弃的撸起袖子擦脸上三桥的唾沫子。

 
 “我们看不惯的只是相良吧,他现在早就不闹事了,而且智司也道过谦了,有什么关系。”

 
 智司?

  
这个名字已经不止一次从伊藤口中出现了,三桥内心的警铃爆发出高分贝的尖叫。

  
“那个野蛮人之前才把你打出一头血!”

  
“都是误会啦,三桥,你别管了行不行。”

  
伊藤无奈地说,随即有像陷入什么回忆一般,黑曜石般的大眼居然迷离起来,“再怎么说,他也是因为我放弃当开久的老大,还被自己的同伴打了,不是什么坏家伙。”

 
 “……”

  
三桥知道自己的搭档是个好人,但他没想到他居然是个这么天真无邪的小玩意儿!

  
“随便你好了!被人干了可别来求我去救你!”

  
三桥恶狠狠的放下话,掉头就走。

 伊藤不明所以,只觉得三桥脑子又抽了就没追上去,于是遗憾错过了他搭档重现江湖的竹鼠表情,活脱脱一个怀疑媳妇儿跟野男人跑了的妒夫。

  

  
晚上,三桥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他不是不知道伊藤那家伙对智司有好感,但他的确没想到开久的老大居然会这么主动!

  
该死的,明明海胆头是我的搭档……他片桐智司不是已经有相良那个阴险的家伙做搭档了么?居然还想从他身边拐跑伊藤酱!

  
三桥折腾到很晚才模模糊糊的睡着了,还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片桐智司带着一大伙人,把他围在了墙角里,眼神轻蔑的看着他。

  
“说吧,你怎样才愿意离开伊藤?”

  
三桥虽然生气但第一反应还是傲娇:“那种海胆我才不稀罕呢,你个大猩猩想要有本事自己带走他啊?”

  
智司笑了,“这可是你说的。”

  
三桥心下不安,这大猩猩打的什么主意?不过伊藤那傻小子可不会因为你的小诡计离开我!大猩猩死了这个心吧!

  
智司打了个响指,伊藤就被三个人围着走了出来,他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一双大眼睛也因为悲伤溢满泪水,声音也哽咽着说:

  
“三桥……我以为我们是彼此最好的搭档来着,没想到你是这么想我的……”

  
我嘞个大操啊。

  
三桥目瞪口呆,张嘴咿咿呀呀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认错的话。伊藤酱,你难道还不习惯我的小傲娇吗?为什么你会露出被渣男甩了的小女生的楚楚可怜的表情啊啊啊啊——

  
智司勾住伊藤的肩膀,靠着体型优势挡住了伊藤的目光。

  
“伊藤呦,这样你也知道这些卑鄙的家伙不可信了吧。人以类聚,三桥这种人渣就给相良为伍吧。你和我走,以后别和这家伙见面了。”

  
三桥眼睁睁的看着他那可怜的、单纯的老好人搭档,被开久的恶徒们围拥着离开了自己的视野……

  
不行!!!!伊藤酱你别走啊啊啊啊啊啊!!!!!

 

  
三桥终于从噩梦中惊醒了,冷汗淋淋。

 

  

伊藤觉得今天的三桥比昨天更奇怪了。

 
 
他到哪里三桥都跟在他身边,就连他上厕所,三桥都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等在厕所门口,眼神诡异(炙热)的盯着自己。

一旦他问起“三桥你怎么老跟着我啊”,对方却一副理所当然反驳:“笨!我这不是为了防止你这个单细胞的海胆被人讹了还傻乎乎的给人当跟班吗,你还不赶快感激本大爷!”

伊藤眉毛竖起来,刚想发火。三桥却又换了一副可怜兮兮的嘴脸:“伊藤酱!我们不是软高的最佳搭档吗,你难道又想抛弃我!?”

  
不是,我什么时候抛弃过你了?伊藤刚想问,却被三桥死死抱住了腰,“我不管,反正伊藤酱你今天别想甩开我!”

 
 
“哎我知道了啦,三桥你先放开……”

  
“放开了你就会跑了吧,我才没那么蠢!”

  
“你把男人的承诺当做什么了!我才不会像你那样……喂,三桥我答应你……快放手,不要摸奇怪的地方……”

 

  

默默目睹了这一切的佐川45°仰头明媚望天:啊——今天软高的头儿们关系也很好呢!

伊藤也太可爱了~眼巴巴的看着三桥吃,然后迅速接过饭团咬了一大口~

果然只有在这时候才能感觉得到演员的年龄差^^


怎么说呢……
我们的伊藤小天使,好像被软高开久成兰红叶四家番长保护着呢……
(哎? 纳尼,莫不成是个团宠海胆???

p1p2你们要的情头😌😌

p3好一对苦命鸳鸯(不
不过,长袍坦克组cp感有点强啊🤔
伊藤叫智司的声音……gay gay的
这让站伊京&三伊的我情何以堪

细白细白的腿……

看到这里我以为后面伊藤小天使会有一点戏份呢……
我也想驯服伊藤!!!!!

今天是林在范去摄影棚的第一天,我作为实习主管当然得时刻守在一旁,名正言顺的看他被要求穿上从未穿过的服饰,被迫摆出各种或帅气或撩人的姿势。

 

“OK~下巴再抬起来一点,嘴巴稍微张开一些……好的,很好!就这个样子不要动~”

摄影师一边叫一边狂热的按着快门,我摇摇头,虽然这个泰国人口音总是怪怪的,但不得不说他真的专业,点抓得特别准。

 

不过林在范也真让我吃了一惊。

我目不转视的盯着摄影棚里的人,化上妆的林在范完全褪去了那股大学生的清纯和稚气,天生凌厉的眉眼被刻意强调出来,挺翘的鼻梁,形状姣好的薄唇,比例炸裂的宽肩窄腰,再配上今天黑色系的concept,活脱脱一个从中世纪森林走出来的高傲的吸血贵族。

不用听泰国人夸张的赞美之词,我也感受的到他表情做的特别到位,高傲的、冰冷的、引诱的,甚至连偶尔露出的茫然和不适,都变作了足以让人责怪神明的忧郁气质。
 

真是老天赏饭吃的存在。

我摸摸自己的胸,深吸一口气,祈祷别人听不见我此刻躁动的心跳。

 

两个小时后,这场痛苦并快乐的摄影终于结束了。
 

我在现场交代完事情,就来到了化妆室,估摸着现在的林在范应该卸完妆了,刚好也是正午,邀请他去吃个晚饭应该也不算唐突。

还没来得及敲门,我就听到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在范啊,今天一起吃个中饭吧?我知道一家不错的烤肉店。”
 

“好的,老总。”

 

这个老总怎么一天到晚这么空来监督小实习生的工作?

 

我翻了个白眼,不客气的推开门走进去,朴珍荣和林在范双双回头看我,只不过一个带着杀人般的眼神,一个还礼貌地喊了声:
 

“Jackson哥。”

 

我得意的瞥了朴珍荣一眼,一个“老总”一个“哥”,听出差距来了没?

 

“嘿,你们俩不介意带我一个吧?”

 

我提起手中的车钥匙转了几圈,笑得人畜无害。朴珍荣刚想开口拒绝,林在范就已经点了头:“哥也一起吧,吃烤肉的话人多才好嘛。”

 

“wuli在蹦米~”我开心地一手揽住卸完妆后显得格外乖巧的林在范,他此刻只穿着件白T,身上惨留着肥皂水的香气,让我忍不住心荡神怡。

林在范还贴心的低下头让我勾住脖子,在年长者面前他简直乖的不可思议。

“哥没白疼你!”

 
一旁朴珍荣的眼神快把我吃掉了。
 

但管他呢!王嘉尔总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这是宇宙的真理。

“所以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

“噗”

朴珍荣被我噎到了,表情很尴尬,因为我当着林在范的面问他。

我承认我是故意的,因为林在范一脸茫然。

“你指什么?”

朴珍荣微笑着扣住我的脖子,“没什么,在范你先下去等着吧,我和秘书确认一下明天你的行程。”

“那行。”

林在范头也不回就走了。我一脸遗憾的看着他的背影。

“你能不能少说几句话?”

朴珍荣瞪着我,哈哈,他居然也会有这种气急败坏的表情。

“我没和他说过这类事,他才大三,等到我们公司正式出道了也不迟!”

“卧槽,老总你是准备潜了他? 真卑鄙!你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弯的!”

朴珍荣咬牙:“姓王的,别以为我俩从小玩到大我就不敢炒你鱿鱼。”

“朴狗,你是忘了从小抢东西你就没抢赢过我?”

我毫不在意得回敬他。

“靠,”朴珍荣眼神复杂的瞪着我,“你玩真的?”

“我什么时候不是认真的。”

等我闹玩朴珍荣下楼的时候,林在范居然还等在那里。

今年秋天冷的很快,公司正门又迎着风口,他只裹着件薄薄的黑色风衣,脖子缩起来,呆呆的盯着远处的行道树。

我悄悄靠近他背后,压低了原本就低沉的嗓音。

“在等我?”

他一惊,差点跳起来,耳朵也迅速充血变的粉粉的。眼睛都瞪大了,一动也不动的看着我

没想到猫咪这么不经吓,我暗自后悔,心里却又觉得他这幅样子也可爱的紧。脸上赶紧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

“是我啦,你的实习主管,以后叫我Jackson就好啦。”

“我可以叫你在范嘛?”

“……嗯。”

“朴珍荣今天晚上有个聚会,他说你可以先走了呢。”我面不改色的撒谎。

“哦哦,这样。”他低下头,悄悄搓了搓手臂,看来是真的冷了。

这傻小子。

我怜爱地看着他,说出早就准备好的台词: “我也要回家了,记得你家也在xx路上?这么晚了估计公交也没了,我顺便捎你一程吧?”

“没事的,我可以跑回去……”

“顺便聊下你以后实习试用期的事情。”

我对他眨眨眼。他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但也不好再拒绝了。

“那就麻烦Jackson前辈了。”

我内心的小人顿时欢呼起来。抱歉啦朴珍荣,先走一步~






【荣在前提下的我(嘉)笔】
#终于写了老王和朴总抢男人
自己爽!!
#第一人视角







我作为朴珍荣的得力下属No.1,理所当然为他排除一切潜在的危险因子。

而朴珍荣是一个神秘主义者,凡是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你永远都没法知道。而且本来boss的私生活就不是我应该关心的,也无权过问,这给我的秘书兼保卫工作没造成太多困扰。

至少到今天以前,应该是这样的……

我语速平静的汇报完工作,终于克制不住自己往那个霸占了一整条沙发的青年瞥了一眼。

白T牛仔,挎包渔夫帽,怎么看都一副学生打扮,那惑人的宽肩窄腰,到底哪个明星艺校出来的极品。

外表潇洒不羁,睡姿却意外的乖巧,双手老老实实的交叉放在肚子上,安分得像一只被喂饱的大猫。

靠,完全我的菜啊


“老总,这你亲戚家的孩子?”

男人警惕地瞥了我一眼,不动声色的抬起下颚。

“今年的实习生,我先看上的。”

顿时我心里有什么咔嚓一声裂成了渣渣。

“…………………我不知道原来老总你也是弯的”

“碰到他以后九曲十八弯。”

总裁大人低下头摆弄起钢笔,表情莫名娇羞。

心头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我直想骂娘。

呆立许久,久到总裁终于被叫去开会了,我假惺惺的目送总裁走进会议室,立刻跑回办公室视奸帅哥。

那孩子还睡着,也许是真皮沙发太大太舒服了,他还翻了个身,露出小半截精瘦又白皙的腰。

我掏出手机各个角度都拍了几张,最后心满意足了,拿出毛毯给他盖上,顺便捋了一把他有点长的头毛。

细细软软的,还真像猫一样。

他睡得迷糊,脑袋被摸了还呼噜几声,竟然不自觉的往我手心里拱。

一只爱撒娇的,不太怕人的猫。

我笑了。

朴老板,狗粮别造得太凶,要遭报应的。

论【林在范】和【JB】的反差……
各种cp都试了一遍……all笔真的好嗑 :)

【宜范】车1

又被bi了😥

再发一次

搞蹦脑洞二
大声说出我们的口号!
生命不止,搞蹦永不停息!!

【水仙系列,人设看GIF,文字看最后一张】

脑个有毒的蹦蹦水仙爽一发-

人设看gif

新人爱豆 少女「攻」林仔蹦

夜店club驻唱 黑心「受」林JB

剧情大概是:

纯情小爱豆第一次去club就被大佬驻唱迷得六神无主,被坏蛋下药了都不知道,结果大佬看不下去把人拉进包间实实在在的干了一炮。

脐橙式。

大佬在上面扩张都自己干了。

哭包林仔蹦一边嗫嚅着“JB哥对不起”之类的胡话一边挺腰干他 ^ ^

干完了一炮小爱豆就激动过度晕了(主要是哭晕了),大佬还得自己清理,嘴上骂着“臭小鬼”,却又不忍心扔他在这,只好给小爱豆穿好裤子,最后还把小爱豆抱回了自己家……

小爱豆醒来立刻抱住大佬,一边埋胸一边喊着:“呜呜呜呜JB哥我会对你负责的”

附加眼泪攻击,大佬就缴械投降了。

之后林仔蹦就愉快的过上了被包养的日子😁

(偶尔大佬心血来潮在上面一次,能让他一星期屁股发麻)

大概又是爽完又不会写出来的一个脑洞
(´இ皿இ`)

下一页
你是我的Bible,我床底下的dirty magazine
© 顺宝 | Powered by LOFTER